中国古地毯:被忽略的艺术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21-02-22 15:46:04

更多资讯,请关注微信:ousjj88

毯,作为中华文化的载体,凝聚着中国历代毯匠无穷的智慧和艰辛的劳动。明清两代的皇宫,曾经历过“凡地必毯”的辉煌景象。  


区氏臻品展厅有一块特意从北京订制的手工地毯,做工精细,色彩艳丽


就像关心宫廷瓷器艺术品的烧制一样,大清皇帝们也相当关心宫殿内的毯子艺术。这不,曾亲自组织珐琅彩瓷器生产的“超级瓷器发烧友”雍正皇帝,这天盯上了脚下的地毯,下御旨不让在殿内铺龙纹毡毯,“铺地龙毡与人脚踏不宜。将现有龙毡另有用处且用,嗣后不必做毡。尔等传与海望画花毡样呈览,朕看准照样成造”。十多天后,内务府主事海望拿着所画的四张不同花卉毡毯纹样进呈御览。

别具气质的地毯与古朴典雅的传统家具交相映衬,勾画出独特的美(摄于区氏臻品展厅)

雍正皇帝批示:“此花毡样俱好,但花纹太细了,恐其难染。尔将此样收,或做坐褥、或做毡子时用。再照龙形大小改画花卉毡样呈览。”看来,皇上是要求花卉纹饰也要做得有龙纹的华贵大气。雍正五年,海望又将“东一路屋内通景画壁前吉祥草花样毯子两张”呈皇上御览,雍正皇帝批曰:“周围的万字景边不好,着另画碎花,其底的颜色不必染黄。再圆明园殿上的毯子花样不好,尔等亦画样,俟岳钟琪(时任西北大将军)来时,将此两样交岳钟琪织造。”

这幅“缂毛人物挂毯”采用晕色技法,将宫廷画师的工笔人物画临摹到毯面上。从选择毛纱、染色到编织,每一道工序都需极其严格的精工细作,在故宫千余件毯类藏品中,仅此一件

皇上着西北大将军岳钟琪织造毯子是有讲究的,他要的是用西北地域特产的羊毛、以悠久的工艺织出的优质毯子,也就是今天所称的“新疆毯”。岳钟琪也的确不负帝望,他监制的毯子中有一种成为宫廷毯中的极品,即“盘金线银毯”,被铺于圆明园殿上。在长4米、宽6米的毯面上,棕红与蓝色为主色调的宝相花纹、团锦花纹以规整、对称的几何线条联接,已经构成色彩鲜明、典雅华贵的彩花式图案,而图案的浅驼色底又闪放着星星点点的金光,毯边的锦纹图案以银白色作底,则银光暗含,时时闪烁。

这样的地毯铺在奢华的圆明园殿上,当是华彩弥彰,富丽堂皇,尽显皇家气派!除了天子,谁人敢置足于其上?织作这种“盘金线银毯”先要制做金线:把赤金捶打成极薄的薄膜,老法子一两赤金可打一亩地大小的膜,再把膜切割成5毫米宽的金线,每根金线仅有4根头发那么粗,把它缠绕到纱线表层而成。如此制成的金线、银线用来织毯,簇立的绒毛加强了密度,毯面金镶银缠,真可谓“精美绝伦,巧夺天工”。

红木家具搭配中国风情的地毯,更具中式味道(摄于区氏臻品展厅)

皇家用毯除了雍容奢华,终还要体现天子龙威。与抑“龙纹”喜“花草”的雍正不同,乾隆皇帝最爱龙纹毯。像他爸爸一样,乾隆也要钦定毯子的花样。乾隆三十四年,额驸福隆安向皇上报称乾清宫地坪台上铺设的“栽绒木红地五条龙地坪毯”粗糙残旧,“应另行织换”。数日之后,造办处皮库库长四德、五德等人便将备选的“番草样”、“云龙样”两种画样呈皇上御览。乾隆皇帝看后下旨:“地坪毯照样织做,其踏跺上毯子准云龙样织做。”于是,从地坪到台阶,全铺上了龙纹毯——朕踏的就是龙纹!乾隆时期,宫中用龙纹毯达到高峰。


故宫的藏毯中有这样一张大型“人物挂毯”,纵2.3米,宽4.2米,挂毯的构图以写实的手法描绘了古人最为常见的合家欢聚过新年的情景:一座宽敞的庭堂中戳灯高照、牡丹盛开。古朴的翘头案上摆放着觥、炉、提匣、如意,瓷瓶里插有松枝、竹叶和梅花,案前雕花圆桌上摆放着苹果、石榴等各色新年干鲜果盒,年味十足。庭堂中的人物则个个神彩灵动:十余名儿童在庭中尽情嬉戏,服饰华美,神态各异。他们有的打鼓,有的敲锣,有的放鞭炮,有的吹锁呐,有的持梅、有的端杯、有的捧印、有的秉烛,还有的正围在大人们身边讨要“压岁钱”,充满了节目的欢乐气氛。雕花圆桌边坐着一位长者,他左手持如意,右手把酒碗,眉宇疏朗、目光睿智、胡须飘逸,正慈祥地注视着天真无邪的孩童们。长者对面的妇人们或站或坐,身态姿势清俊闲雅。她们神情安逸,面露微笑相互顾盼,体现出一种相濡以沫的亲情。有的妇人把婴儿抱在怀里、背在肩上,目光中充满了舔犊之情;有的妇人笑观孩童玩耍,面露惊奇之色……整幅画面体现了“一家多富贵,荣华降吉祥”的美好景象。

借助儿童形象表达多子多孙、子孙幸福、全家团圆之愿望的绘画题材,兴于唐盛于宋。这幅挂毯中的人物头上戴卧兔帽、风帽和包巾、幞头,身上穿交领、圆领衣,风格宛如宋人之作。但是,画面中的黄地青花梅瓶、紫檀木提匣、白玉如意及桌、椅、案、凳等家具,都是清代宫廷常见的生活用具与陈设,在故宫现存的文物中都能得到对应。尤其是画面中出现了“金瓯永固”杯和“玉烛长调”烛台,这是清代皇帝在新年第一天行开笔仪时使用的器物,可见挂毯中想要描绘的是清代宫廷的“岁朝图”。毛毯之上,人物造型特征准确,毛发晕染一丝不苟,这不仅是在毯上仿画,更是高超的艺术再创作。

这种艺术再创作依托于一种古老的织毯技术,叫作“缂毛”。缂织的方法是,先在简便的平纹木织机上安装好“经线”,即纵向的毛线,经线下衬画稿范本,织工用毛笔将范本画样的彩色图案描绘在经丝面上,然后再分别用长约10厘米、装有各色丝线的舟形小梭依花纹图案缂织纬线,根据纹样的轮廓或画面色彩的变化,不断换梭。这样的缂织能自由变换色彩,所以特别适宜织作书画作品。缂织毛毯只显彩纬而不露经线,彩色纬线充分覆盖于织物上部,织后不会因纬线收缩而影响画面花纹;织物上花纹与素地、色块与色块之间呈现一些断痕,会产生如雕似刻的奇特立体效果,这又是平面书画所不可匹敌的。

缂毛技艺到清代已发展得相当成熟,如乾隆时的“岁朝欢庆”缂毛挂毯:挂毯以黄为底色,人物的帽子和头饰俱用宝蓝色,与白、粉、红、蓝、绿等色的衣服形成柔和的对比,色彩淡雅明快。而且,挂毯中还使用了晕色技法,使织物纹饰的色彩渐次过渡,层次丰富。工匠们是用颜色不同的毛线合股形成细微的晕色差别,不仅显示出色层的婉转圆顺,富有立体感和装饰性,也使毯面的景物、人物形象逼真,几乎是将复杂的绘画技法用纤细的经、纬线“临摹”到毯面上。色彩有限的毛纱被缂织出了无限的色调,且用色巧妙、自如,各种色别的毛纱线在工匠们的手里真如同画家手中的调色板——清代织工的技艺何其精湛!称他们是艺术家毫不夸张。

文章来源:《臻品荟》2015金秋号


【往期文章推荐】:


欢迎您关注区氏臻品!
服务热线:0760-2235 6813

网址:http://www.ousjj.com/

地址:广东省中山市古镇镇冈东工业区美利路

本微信由弘木传媒提供运营支持

无锡房产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