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来这世上一趟,是为了好好活一场

发表于 讨论求助 2018-06-22 10:39:29

每个城市都像是一个巨大的容器,装载着每个人的记忆,对于漂泊在外的人来说,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座「成都」,它是珍藏在心里的回忆。

——民谣歌手赵雷


 
时间宝贵
×
好好活一场
 

传说中,有一种遗憾叫:你游遍了成都,却错过了肯派。

如果有一天你去成都,可以不去宽窄巷子,也可以不去锦里,记得一定要去一趟肯派。

肯派,其实是一家民宿,这里有上千件清朝和民国时代的老家具,堪称博物馆一般的存在。


地址:成都市龙泉区东鸿路416号桃花源别墅

民宿的主人,龙斌和陈静,一对年近50的夫妻,有两个重度脑瘫的女儿,一家人依然把生活过出了诗情画意。

1988年,俩人相识,都是乐山师大美术系的学生,两个情窦初开的大学生,很自然就走到了一起,他们一起去图书馆看书,一起逃课看画展,一起游览峨眉山,一起度过了美好的大学时光。

毕业之后,俩人成了异地恋,书信往来,感情倒也越来越浓。

可是,父亲十分反对女儿异地恋,20多年来一直是乖乖女的静姐从家里偷了户口本,一个人跑去乐山,和龙哥成亲。

结婚后不久,龙哥果断辞掉了乐山的工作,来到成都和静姐「长相厮守」,从零开始拼事业,在成都东郊安了家,静姐的父母最终被他的真诚和真情所打动。

结婚第10年,静姐生下了第一个女儿文文,文文一出生就是重度脑瘫,俩人伤心了很久,并没有怨天尤人,而是用百分百的爱去疼这个女儿。

文文7岁那年,静姐怀了二胎,去医院检查,又是一个晴天霹雳:和文文一样,也是先天性脑瘫,一番纠结后,俩人决定把孩子生下来。

他们不忍心,连来到世间的权力都不给孩子。当然,他们也做好准备,用尽全力去爱这个孩子。

因为两个孩子不能走路,也坐不稳,静姐不放心出去工作,每天看着女儿心才踏实。

俩人合计了一下,决定把自己的家改造成民宿,这样一边打理民宿,一边照顾女儿,如此一来,就有了肯派。

穿过庭院,打开玻璃大门,一眼看到琳琅满目的「复古杂货店」。

这里是俩人的皮革艺工作室,成立至今,二十年如一日地制作手工皮制品,每一件都是匠心独运的精致作品。

屋里金丝楠木的家具散发着一阵阵淡淡的香气,从90年代起,静姐就开始收集楠木家具了,如今已收藏了一千多件楠木家具,其中一百多件是金丝楠木。

▼清中期的香案、储物箱

▼晚清时期的多人长椅

▼民国时期的床

收集老家具的初衷,是90年代,她看到许多外国商人,采用破坏性的方式在收集老楠木家具,只取其中虎皮楠那一部分。

静姐不忍心看到,这些有故事的老家具就这样被破坏了,于是开始收集老楠木家具。她觉得,那些凹进去的刻痕都是故事。

除了楠木老家具,静姐的家中还有许多惊喜,绝版的照相机,由龙哥收藏。

二战时期的马鞍,也是龙哥的藏品。

两侧墙面都挂有画作,都是静姐的大作,她最爱的画家是莫迪尼阿尼。

二楼,便是客房和阁楼。最大的客房可容纳4人,四处放置着静姐收藏的宝贝。

民国楠木的梳妆台上,陈列地来自不同国家的物件,让人不禁幻想着在布拉格广场旁的杂货店。

最大的房间,无论是四五个好友,或是一家人,都会是不错的选择。

从窗子一侧看楼下郁郁葱葱的树木,看外边忽闪忽闪的彩灯,一切都美好得恰到好处。

还有适合情侣的阁楼小套间。由窗幔隔开,坐在暖暖的羊毛地毯上,男孩子拨弄着吉他,给他的女孩唱一首动人的歌。

院子里有一年四季不败的花木,还有各种蕨类植物、竹林,一草一木都是主人精心种植的。

实木长椅摆放于绿植之中,不经意就融入到了庭院里。

院子里有一棵樱桃树,如今已有三层楼之高,树冠直径六米之宽,是大女儿文文出生那一年种下的。

每到春暖花开之际,一朵朵粉色樱花团团簇簇,开得如梦似幻。

在斑驳的树荫下,静姐会支起画架,享受一个人作画的时光,整个画面就像画一般美好。

待到四月,满树缀满殷红透亮的樱桃果子,朋友们便不请自来了。

静姐会提前准备好下午茶,和大家一起,赏花、品茶、吃点心,静静享受生活的美好和快乐。

有时到了夜晚,他们会和客人围坐在客厅,龙哥会弹起吉他唱起歌,唱《光阴的故事》《同桌的你》,唱青春和爱情。

和来来往往的客人打交道,对两个女儿的成长也很有好处,日子一天天过去,两个女儿也越来越开朗。

两个特别的孩子,没有给家里蒙上悲伤的阴影,反而让一家人更加努力地彼此相爱。

静姐说:「每次累到不行时,只要听到女儿清脆如银铃般的笑声,就会觉得特别幸福,特别满足。」

别人的偷得浮生半日闲,却是龙哥静姐的岁岁和年年。

「很多人以为我们是做了个这样的民宿,其实我们一直都是这样生活的。」陈静在说这些话时,很恬静。

王小波说,一个人只拥有此生此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拥有诗意的世界。

我们只有这一生,时间可贵,我们来这世上一趟,不是为了争名夺利,也不是为了感慨命运的不公,是为了好好活一场。

乐观勇敢一些,心胸再豁达一些,如诗的生活就在前方!


   

命运以痛吻我
我却报之以歌
   

发表